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谜案追踪 > 正文

    揭秘空间宇航员返回地球的生活

    2017-11-27 22:13:12    浏览:0    回复:0    点赞:0


    2013年5月13日克里斯·哈德菲尔德从太空任务返回地球后,接受了心血管测试。


      美国太空网报道,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加拿大宇航员克里斯·哈德菲尔德(Chris Hadfield)从空间站的铁人形象转变成需要接受治疗微重力效应的病人。近日哈德菲尔德谈到他在国际空间站生活的5个月里超人般的力量瞬间:利用手指挥动冰箱,或者简单一翻转就能翻筋斗。

      然而,回到地球后这名探险35号指挥官就面临了不少挑战,5月13日哈德菲尔德搭乘俄国太空飞船返回地球,并顺利在哈萨克斯坦着陆后第三天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哈德菲尔德这样承认道。

      “就在我着陆之后,我能够感受到嘴唇和舌头的重量,因此我不得不改变说话的方式。” 哈德菲尔德在新闻发布会上这样说道。“我之前并没有意识到我利用着无重的舌头说话。”

      说话仅仅是一方面,对于长期在轨的宇航员来说,其它健康影响则是更加紧迫。他们的骨骼密度正以每个月1%的速率降低。肌肉质量也开始萎缩,眼球压力发生改变,大约1/5的宇航员称存在不同程度上的视觉问题。

      哈德菲尔德首先在美国休斯顿美国宇航局约翰逊太空中心进行一系列密集的测试和康复治疗,这个过程大约持续到6月3日,之后他将进行长达数月的独立的躯体康复疗法。这段时期搜集的数据至关重要,这不仅对保证他的健康而言,还能为2015年开始的长达一年的美国宇航局国际空间站船员项目提前收集更多的信息。

      每一天,哈德菲尔德都要进行长达数小时的医疗测试。有些是科研测试,属于有关宇航员健康的研究的一部分。有些则是更针对他个人的情况以保证他达到康复标准。

     有些标准测试要在宇航员刚返回地球第一周内进行。例如,有时候宇航员要站在一个倾斜的neurodistibular平台上以测试平衡性。此外,还要对宇航员的眼睛进行核磁共振成像和光学相干层析成像(Optical Coherence tomography, OCT)(视网膜和视神经的红外图像)以追踪飞行中的超声波测试。

      在这个阶段,加拿大宇航局首席医疗官员兼哈德菲尔德个人飞行外科医生拉菲·库约穆安(Raffi Kuyumjian)将与宇航员密切合作。库约穆安一般在加拿大蒙特利尔附近的加拿大宇航局总部工作,但他花费了三周时间呆在约翰逊太空中心,也就是哈德菲尔德进行康复训练的地方。

      “他正在进行的平衡、行走和力量训练的效果基本和预想的差不多,” 库约穆安在哈德菲尔德着陆9天后这样说道。头几天的主要目标是保证哈德菲尔德的平衡性、血流和心血管健康,库约穆安表示。


    技术人员正在对克里斯·哈德菲尔德的脊椎进行超声波检测,主要关注于他头部和颈脖的椎骨。


      值得一提的是,哈德菲尔德是坐着召开的第一个新闻发布会。这是自2001年美国女宇航员海德玛瑞·史蒂芬尼欣-派柏(Heidemarie Stefanyshyn-Piper)完成STS-115太空任务后站着召开新闻发布会而晕倒的事件后,美国宇航局对所有宇航员采取的惯例做法,库约穆安这样说道。

      哈德菲尔德还需要进行其它地球活动以适应他的状况。他刚返回地球时洗澡都是坐在浴缸里。哈德菲尔德还穿着他的G-suit服装运动以保证血压能到达大脑里。

      飞行驾驶员也不得进行大多数成年人经常做的日常活动:开车。哈德菲尔德和其它长时间的太空飞船宇航员都不能开车,至少需要等到着陆后21天。

      2015年,美国宇航局的宇航员斯考特·凯利(Scott Kelly)和俄罗斯宇航员米哈伊尔·科尔尼延科(Mikhail Kornienko)将前往国际空间站并在那里停留一整年时间。而一般典型的国际空间站停留大约为5至6个月。

     目前只有四名人类(全是俄国人)进入太空的时间超过一年。其中最长滞留时间长达437天,这是由瓦雷里·玻利雅可夫(Valery Polyakov)创下的纪录。然而,自20世纪90年代晚期起,就不再有超过一年的太空飞行任务,当时俄国的和平号空间站仍在轨运行。

      库约穆安表示,在长达一年的太空飞行里,宇航员的健康监控练习将有所改变,但是凯利和科尔尼延科将花费多长时间康复仍是个未知数。很可能在太空居住6个月之后微重力效应会保持稳定,也可能会变得更加严重。

      之前漫长的飞行“主要贡献给医疗方面,” 库约穆安说道,并补充说道俄国宇航员并没有重大的长期问题。然而,对国际空间站的挑战便是宇航员每日进行的实验已经超出了医疗的范围。

      美国宇航局、加拿大航天局和其它航天局伙伴正在持续的讨论如何进行太空任务。他们已经考虑了对在轨宇航员的眼部压力进行更频繁的测试,或者其它居住设施的改善等。

      库约穆安进一步预测医生和科学家将就他们的发现进行更频繁的讨论。“我们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答,针对这些太空任务,医疗和科学之间的合作将更加紧密,我们将来回共享大量数据以解答问题。”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中国猎奇探索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